1934年12月1日,经过五天五夜的苦战,中央红军终于突破了敌军重兵设防的第四道封锁线,渡过了湘江。

但是,中央红军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极其惨重,从长征出发时的8.6万人,骤减到3万多人。渡过湘江后,中央红军只是暂时摆脱了陷境。实际上,更大的危险就横亘在队伍前方……

 

193412月初,蒋介石已经判明中央红军将北出湘西与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,他急忙调整部署

1、追剿军第1、第4、第5路等部编为第一兵团,刘建绪任总指挥;

2、追剿军第2、第3路军为第二兵团,薛岳任总指挥,在城步、新宁、通道、绥宁、靖县、武冈、芷江、黔阳、洪江地区构筑碉堡线;

3、令黔军王家烈部在锦平、黎平一线堵击红军,令桂军一部对红军实行尾追,企图将中央红军围歼于北进湘西的途中。

19341211日,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团第2师占领了通道。通道,位于湘、桂、黔三省交界处,战略位置显要。次日凌晨,中央红军机要部门,破译了一封敌军密电。密电表明,国民党军已经判明红军位置和意图,调动了五倍于红军的强大兵力在通道以北地区张网以待。

 

中央几位负责人立即在通道县境内召开紧急会议,出席人员当中,毛泽东赫然在列。这是自1932年宁都会议后,毛泽东第一次出现在中央负责人会议上。

 

在这次会上,李德不顾敌人在前方布下的强大兵力,仍坚持按原定战略方针,立即北出湘西与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。他提出的计划是:国民党军既然在平行线上追击我们,那我们就让国民党军超过我们,我们则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,与红二军团建立联系。

 

毛泽东则建议西进贵州,因为当时贵州是全国有名的贫瘠之地,再有黔军将领内部不和已久,军阀王家烈虽名为贵州省政府主席,实际上只能调动不到两万人的部队,军饷、装备都得靠蒋介石的援助。毛泽东的主张得到了周恩来、王稼祥、张闻天等多数与会同志的赞同。

但是,由于博古、李德的干扰,毛泽东提出的正确主张未能被会议采纳,中央红军仍按原定计划北出湘西,同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。

 

不过,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,在行军路线上作了一些调整,改变了博古、李德原定由通道北上的行军路线,命令中央红军西进贵州,沿黎平、锦屏北上,与在湘西北活动的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,避免了中央红军钻入国民党军布好的口袋,遭受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 

1934年12月17日,中央负责人所在的军委纵队进驻贵州省黎平县。第二天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,讨论中央红军行动方针问题。中央红军到底要向何处去的这个重大问题再次被提出来。

会议上争论非常激烈,周恩来在后来回忆黎平会议时说道:

从老山界到黎平,在黎平争论尤其激烈。这时李德主张折入黔东,这也是非常错误的,是要陷入蒋介石的罗网。毛主席主张到川黔边建立根据地。我决定采取毛主席的意见。

争论的焦点是战略方针的改变。通道会议,解决了红军暂时的行动方向,黎平会议解决了红军的战略行进方向。

黎平会议是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,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。作出了中央红军战略转兵的重大决策。与会多数同志赞同毛泽东向贵州西北进军的主张,通过了《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》。
12月20日,中央红军分左、中、右路军向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前进。在正确的战略方向引领下,中央红军一路轻装上阵,势如破竹,经锦屏、剑河、镇远、施秉、黄平、余庆、瓮安等七座县城。

19341231日,军委纵队抵达乌江南岸的猴场。当天夜里,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。会上再次否定了博古、李德的错误主张,重申黎平会议的决议,决定红军抢渡乌江,攻占遵义。

会议通过了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。会议决定:“关于作战方针,以及作战时间与地点的选择,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”,以加强政治局对军委的领导。这个决定,实际上剥夺了博古、李德的澳门葡京网址线上指挥权。

就在猴场会议召开的同时,尾追中央红军的国民党中央军薛岳部吴奇伟纵队四个师已进占施秉,周浑元纵队四个师已进占施洞口,正向新老黄平逼近,企图将红军歼灭于乌江以东、以南地区。

 

中革军委决心在敌军未完成合围之前,迅速抢渡乌江,向敌军力量薄弱的黔北挺进,开创川黔边苏区。

为了解敌情,红一军团第2师第4团对对岸进行了火力侦察,发现上游的新渡口敌人配备的火力较少,且有一条羊肠小道与渡口大道相通,勉强能够攀登。耿飚、杨成武决定:佯攻老渡口,主攻新渡口。

193511日夜晚,在江界河渡口,三只竹筏开始试渡。一小时后,传来消息,因水流太急,后两只竹筏被冲向下游,竹筏上的红一军团第2师第4团第3连连长毛振华率四名战士连人带筏不知所踪。

凌晨时分,军委副参谋长张云逸亲往红四团督战,敌追兵薛岳部逼近,红军务必尽早渡江。

第二天上午9时许,红四团在江界河渡口再次组织强渡乌江,还没等竹筏划到对岸,敌人阵地上就响起了枪声。

原来,以毛振华为首的五名勇士在江界河渡口对岸的石崖下潜伏了一夜。当红四团突击队乘坐竹筏,在炮火的掩护下接近对岸时,毛振华等五名勇士适时向国民党守军发起进攻,掩护强渡的部队迅速登岸。

经过浴血奋战,1月3日上午,乌江浮桥架成,军委纵队和后继部队安全渡过乌江。与此同时,红一军团第1师、红三军团也先后完成渡江任务。强渡乌江之后,红军如一支势不可挡的利箭,进军的矛头直指黔北重镇——遵义。

中革军委总参谋长刘伯承为了迅速夺取遵义城,亲率红一军团第2师第6团。

1月6日晚,红六团第1营曾保堂营长等人化妆成黔军,让几十个经过教育的俘虏在前面带路。部队到达遵义城下后,向城楼上的国民党守军喊话。磨蹭了二十多分钟后,国民党守军放松了警惕,认为这是“自己人”,打开了城门。

红军战士们蜂拥而入,从两侧攻上城楼,迫敌投降。二十多个司号员一齐吹起了冲锋号。1月7日凌晨,红军毫不费力地占领了遵义城。

 

 

随着战场上接连取得的胜利, 占领遵义之后形势表明,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,彻底纠正党的领导上的错误,条件已经成熟。一次具有伟大而深远意义的会议已经提上日程,中国共产党和中央红军终于拨开重重迷雾,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

(新闻转载:澳门葡京赌场注册社区通)

腾讯微博

新浪微博分享 新浪微博

澳门葡京赌场注册社区通

联系邮箱:changshashequtong@foxmail.com

Copyright © 2011-2020 版权所有
澳门葡京赌场注册社区通 做澳门葡京赌场注册地区最好的社区门户网站

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981号

湘ICP备11017205号